昆仑山在哪里?昆仑山死亡谷揭秘

  自然奇观不为人知的神山圣水

  藏族诗人吉狄马加说:“青海由于它的地理高度,被世人称作世界的屋脊。现在,历史和现实又把青海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拥有着双重高度的青海高原,一定会像逐渐展开的大河一样,将壮美、雄奇、辽阔、温厚的大美,慷慨而优雅地展现给这个世界。”青海,正如吉狄马加推荐的那样,壮美、雄奇、辽阔、温厚,独特的山川地貌,雄浑的自然风光,昆仑山的神秘、祁连的温厚、阿尼玛卿山的雄浑、柴达木的空旷、青海湖的富饶、可可西里洋溢着的生命之光、黄河长江从这里发源…这一切,都是大自然对于青海的恩赐。山,是神圣的,水是圣洁的,青海,中国大西北最神奇的地方。

  昆仑山龙脉之祖,神仙之墟

  昆仑山的名称,最早出现在《尚书禹贡》、《山海经》等书之中,但是书里的昆仑山究竞在什么地方,则语焉不详。直到汉武帝派遣张署出使西域,霍去病开发西疆之后,人们才对昆仑山有了一个相对清晰的认识——《史记大宛传》中说:“汉使穷河源,河源岀于寘,其山多玉石,釆来,天子案古图书,名河所出山日昆仑云。”昆仑与河源相联系,使得后世对昆仑山的认识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青海境内的昆仑山

  人们对于昆仑山的认识,到了魏晋南北朝之后,随着中原和当时居住在青海的少数民族交往频繁,中原对于黄河源的认识逐渐由新疆的于阗南山转移到了青海境内,由小积石山(今拉脊山)到大积石山(今阿尼玛卿山)再到巴颜喀拉山,昆仑山的范围自新疆、西藏的边界向东延伸到了青海中部。因此说,我国古代历史著作中所写的昆仑山主要是指藏北高原、青南高原与塔里木盆地、柴达木盆地之间的山脉。

  按照1998年版的《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地理》的说法,昆仑山脉是“横贯中国西部的高大山脉。西起帕米尔高原东部,东达柴达木河上游谷地,于东经97°~99处与巴颜喀拉山和阿尼玛卿山相接,全长2500多千米;南北最宽处在东经90°,达350千米,最窄处在东经81附近,为150千米。山势雄伟峻拔,峰顶终年积雪,屹立于塔里木盆地与柴达木盆地之南”。

  从行政区划上来说,昆仑山分属新疆、青海、西藏三省。目前已出版的多数地理著作,将昆仑山西段称之为西昆仑山,主要在新疆境内;将东段称之为东昆仑山,主要位于青海境内。按照《青海省志》中的讲述,东昆仑山在青海省境内东起约格柔曲,向西至贝提力克亚河源头,横亘于柴达木盆地以南,青南高原以北,是柴达木盆地与青南高原的分界山脉。

  2012年,《东方文化》杂志上所刊登任乃宏撰写的《定位“古昆仑山”》一文,依托中科院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队的系列研究成果辅以高分辨率的地图,结合《山海经》中的具体描述,将古籍中描述的古昆仑山定位为青海境内的东昆仑山,这对于研究昆仑山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因为从文化层面上来说,昆仑山是产生中华民族神话传说的摇篮,古人尊昆仑山为“万山之宗”、“龙脉之祖”,并且编出了许多美丽动人的神话传说。尤其是2013年青海格尔木市举办的2013中国·青海昆仑山敬拜大典暨“山宗水源—昆仑文化活动周”活动,使得青海和昆仑山文化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成为青海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地质构造上,昆仑山与塔里木盆地、柴达木盆地间均以深大断裂相隔,昆仑山地区以前震旦系为基底,古生代时为强烈下沉的海域并伴有火山活动,古生代未期经华力西运动皱褶上升,构成昆仑山中轴和山脉的中脊;中生代产生凹陷,经燕山运动形成主脊两侧海拔4000以上的山体。

  复杂的地质构造、独特的地理环境和自然景观,使得昆仑山如同部永恒的史诗,记录着近300万年的地质变迁历程,并以独特的演化史形成了全球最广博、最丰富、最珍贵的地质遗产。在昆仑山的崇山峻岭中,不但保留着远古的沧桑,同时还散发着年轻的活力,将粗犷和俊美、运动和静止、毁灭和新生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成为了我国唯一、世界罕见的且保存最完整的、最壮观、最新的地质遗址。这些地质遗址主要集中在青海格尔木段昆仑山地区,2005年9月,格尔木昆仑山景区被国土资源部批准为国家地质公园。在这里,最具代表性的地质景观有大地震断裂带、古冰川遗迹、羌塘组湖积地层、泥火型冰丘和石冰川等地质景观。

  昆仑山死亡谷

  昆仑山死亡谷又称为昆仑山地狱之门,此处位于青藏高原昆仑山区,死亡谷全长105公里,宽约33公里,面积约为3500平方公里,平均海拔4000米左右。昆仑山地狱之门主要指的还是那陵格勒峡谷,由于那陵格勒峡谷的神秘色彩,被人们称为世界著名的五大死亡谷之一。

昆仑山死亡谷,揭露死亡谷恐怖之谜

  死亡谷整个谷地处在那陵格勒河的中上游地带,周围都是由紫红岩和沙岩组成的中高山带屏障,由于死亡谷经常发生奇异的死亡现象,故被人们挂上了地狱之门的称号。生活在昆仑山地狱之门附近的当地居民对死亡谷是十分敬畏的,他们都十分害怕该谷,附近的牧民宁愿让牛羊没有肥沃的草吃而饿死,也不敢让其进入昆仑山地狱之门那个牧草繁茂的深谷。经过研究者许多年的考察和研究,证实了昆仑山地狱之门的恐怖,这里确实是一个死亡之地。

  昆仑山死亡谷传说

  关于昆仑山死亡谷的杀人传说由于其恐怖色彩被广为流传,不仅仅是附近的牧民深受其害,离奇死亡的还有前去考察的研究人员。1983年有一群青海省阿拉尔牧场的马因贪吃谷中的肥草而误入死亡谷。一位牧民冒险进入谷地寻马。几天过去后,人没有出现,而马群却出现了。后来他的尸体在一座小山上被发现。衣服破碎,光着双脚,怒目圆睁,嘴巴张大,猎枪还握在手中,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让人不解的是,他的身上没有发现任何的伤痕或被袭击的痕迹。

  1983年7月,附近的地质考察人员正在考察,外面正是酷热难当的时候,昆仑山地狱之门附近却突然下起了暴风雪。一声雷吼伴随着暴风雪突如其来,炊事员当场晕倒过去。根据炊事员回忆,他当时一听到雷响,顿时感到全身麻木,两眼发黑,接着就丧失了意识。第二天队员们出外工作时,惊诧地发现原来的黄土已变成黑土,如同灰烬,动植物已全部被击毙。

 

昆仑山死亡谷考察

  在1983年7月的那次考察中,有人员受伤,之后地质队迅速组织起来考察谷地,考察后发现该地区的磁异常极为明显,而且分布范围很广,越深入谷地,磁异常值越高。在电磁效应作用下,云层中的电荷受谷地的磁场作用,导致云层放电,使这里成为多雷区。这种推测是对连续发生的几个事件的最好解释。之后,20世纪90年代新疆地质局科学考察队为了揭开昆仑山死亡谷之谜,也进入了该谷地考察,也发现了该谷的磁性很强,这种强地磁的效应会招致局部打雷,还会引起尖端放电现象。

  蓝天飘着白云,河水潺潺细流,四周盛开着鲜艳的花朵。一切都是那么平静,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科考队队长、气象学家沙普尔?坎基开始赞美这好天气,然而话音未落,天空就突然变脸,身边响起了震撼大地的雷鸣声。与此同时,夹着沙尘的暴风雨迎面袭来。

  坎基队长见此情景马上喊:尽快卸下无线电的天线,危险!这时只见在峡谷深处洼地上的厨师长王力辰倒了下去,大家匆忙跑过去,看到老王已被烤成黢黑状。科考队员们马上采取应急治疗措施,好不容易使老王苏醒过来。据他说,自己正拿着铁勺炒菜之时开始打雷,刚觉得有些意外,头顶上就响起了轰鸣声,感觉离自己很近。在那一瞬间闪光像一把利剑砍来,手上的炒勺飞出去了,接着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不知道了。之后,考察队询问气象台得知,异常天气只发生在死亡谷中游,上下游都没有发生。考察队对死亡谷的天气以及岩石以及部分外貌做了详细的调查,从而得知了昆仑山死亡谷真正的恐怖秘密。

昆仑山死亡谷揭秘

  昆仑山死亡谷揭秘

  考察队在进行了整整一个夏天的考察之后,查明了昆仑山死亡谷的事实,这种现象仅出现在那棱格勒河中游的谷地,好像雷云被峡谷吸进去集中起来似的。据测定,在这一带靠近山顶的地方有1000—3000高斯的强磁性。1000高斯相当于可以把一个100公斤的人吸起来的力量了。研究还发现河流中游的地层是由三叠纪的火山活动形成的,其主要成分是强磁性的玄武岩,且中游的广大地区都有这样的玄武岩。为此,科考队将其原因归结于强地磁的反应,这个磁力招致局部打雷。

  那棱格勒河的中游,夏季的湿气流容易被昆仑山阻挡,集中在中游的谷地,由于上空带电的对流云或雷云的影响,这个地区地表的大气电场增强,经常引起与圣埃尔摩火同样的尖端放电现象。圣埃尔摩火是由于闪电的电力作用有时会在又高又尖的物体周围形成一道光环似的红光。

  反复打雷使得这一带缺少高大的树木。但是这里牧草茂盛,所以牛马喜欢前来觅食,而一旦引起放电现象,牛马和人自然成了雷击的目标。考察队还在死亡谷下面发现了暗河,死亡谷这一代覆盖着厚达几米的冻土层,一到夏天气温上升,则变成沼泽地,人和动物的尸体就会被沼泽地吞噬,进入到暗河,便不会被人们所发现。这些事情的发现很有可能都是因为这里的雾,雾一旦形成,由于当地地形闭塞,空气流动不畅,因而雾长时间持续不散,进入其间的人畜往往辨不清方向,无法走出山沟,从而极易被饥饿、疫病等夺取生命。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重庆伴游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